顾爻

居然被一个看傻白甜文的基友鄙视了审美【微笑】

【镇魂/巍澜】强行HE剧版结局

很心疼剧版镇魂的结局,所以自己续写了一个,设定基本参考剧版镇魂。

有部分是甜甜的原文和台词。

希望甜甜女神加油更文,希望居老师和北老师一切都好,未来可期。

————————————以下正文———————————

“我们来打个赌吧。”

赵云澜看着沈巍通红的眼眶,觉得心口比用镇魂灯烤着的时候还疼,勉强凑出了一个平日里没个正形的笑脸来反问道:“赌什么?”

“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相见的。”

……

赵云澜睁开眼醒来的时候,是在特调处的沙发上,他习惯的那个位置,旁边祝红、林静、小郭、楚恕之围了一圈,胸口还趴了一个丝毫不见消瘦的大庆——难怪觉得呼吸不畅。

赵云澜眨了眨眼,起身坐直了对着众人摆摆手:“你们都这么围着我干嘛,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啊,拿着纳税人的钱不是让你们上班摸鱼的。”

林静扶了扶眼镜凑了过来仔细端详了一下他的脸:“头儿,真的是你啊!”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你啊!”赵云澜翻了个白眼抬腿踹了林静一脚,“干活去!”

众人四散离开,连最不会看空气的郭长城都没有多说什么,没有问沈教授为什么没有跟他一起回来,也没有问沈教授还会不会回来……

赵云澜打发走了其他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椅子上,龙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身上,外面是喧哗却熟悉的人声鼎沸,赵云澜突然觉得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虚幻的长梦,只是从心脏里传来的剧痛到现在还没有消下去,烙得他心口生疼。

赵云澜想起来了自己一万年前对着小鬼王不靠谱的那句话,他知道他们会再相见,却没有想到他们的相见隔了整整一万年,

久到,当年一块糖就能露出天真笑意的小鬼王,被时光磨成了八风不动,一眼望过去便心生惧意的黑袍使,但沧海桑田,这个人的骨子里,竟从未变过。

为着一个承诺负重逆行踽踽万年,初心不改。

“沈巍啊,你这算打击报复我让你找了一万年吗。”赵云澜摸着口袋里的坠子,低头笑了,“成,这一次,换我来找你。”

二十年,四十年,一百年,光阴如指尖流水,可能是受了圣器的影响,赵云澜发现自己也有点朝着黑袍使大人发展的意思。

“大庆啊,”赵云澜揉了揉怀里大黑猫的脑袋,“我是不是就从此以后就变成与天地同寿的老妖精了?”

怀里的黑猫颇似主人形地翻了个白眼,不紧不慢地喵出一句:“这位公务员同志,建国以后不许成精知道吗?”

“行吧,那你说沈巍,他到底在哪呢?”赵云澜向后仰躺在椅背上,“到底在哪呢?”

在这一百年的时光里,赵云澜送走了父亲,送走了小郭和林静,祝红成了亚兽族真正的大族长,楚恕之带着一抔郭长城的骨灰四处游历,偶尔会发两张照片回来。

而赵云澜,除了继续维护海星的安定外,把剩下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找沈巍这件事情上。

他遇到了许多和沈巍名字相似或相同的人,容貌和他相近的人,一次又一次满怀着希望而后失望,却从未绝望。

他找了我一万年呢,赵云澜想,这才多久,我哪能随随便便就扔我们家小巍一个人。

但偶尔,真的只是偶尔,赵云澜也会想,沈巍真的还会回来吗?赵云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也不知道,沈巍是不是再一次用自己的命换了他的。

沈巍说的再相见,是不是只是为了给他一个希望,然后期望在漫长的时光里让自己忘了他。

“可是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放手。”

赵云澜摩挲着被他挂在心口的坠子,“沈巍啊,你说你好歹也给我留个什么东西纪念不是,就给我留了个坠子,这东西里面装的还是我的糖纸。”

可能是无所不能的黑袍使大人听见了他的话,没过几天就给赵云澜送来了个东西。

海星和地星的通道虽说是断了,但是依旧有几道缝隙连接着两界,赵云澜顺手抓住了一个偷溜上来晃荡的地星人,威逼利诱之下又一次来到了地星。

隔世重逢,地星,似乎也朝着沈巍期望的方向慢慢发展。

“令主?”摄政官看见他的时候表情如同见了鬼。

赵云澜挑了挑眉,露出了一副哥俩好的表情拍了拍摄政官的肩:“怎么,我来地星,您不欢迎?”

“哎呦我这哪敢啊,”摄政官赔着笑脸,“镇魂令主大驾光临,我们地星蓬荜生辉啊!”

“蓬荜生辉……”赵云澜伸手在空气中握了一把,仿佛握住了一束光:“地星也终于是有了光,他知道了,应该会高兴吧。”

摄政官沉默了片刻,沉沉叹了一口气:“是啊。”

两人叹了片刻,摄政官陪着赵云澜在地星绕了一大圈,终于想起来问他有何贵干。

“我想借阅一下地君册,我要找一个人。”

摄政官纠结了片刻最终还是借了,毕竟如今和平是赵云澜和沈巍用命换来的,他就算不在乎自己那份,也不忍心沈巍心血东流,若是他日再有什么事,镇魂令主也是个不错的助力。

赵云澜将册子从头到尾翻了三遍,揉了揉眉心露出一个有些无奈却又欣慰的笑意:“你们是把沈巍这个名字供起来了吗?”

沈巍或许不需要他人纪念,但不代表他就不值得。

“也不算是明文规定,但是大家为了纪念黑袍大人都自发选择了把这个名字留给大人。”摄政官试探地问道,“黑袍大人……回来了?”

“怎么,摄政官老哥您又干了什么需要我们黑老哥出面的事情吗?”赵云澜语气带着玩笑意味眼底却满是威胁,既然地星是沈巍的寄托,他便不允许任何人在安定之后再生出什么其他心思。

“哎哟令主真的是高看我这糟老头了。”

赵云澜乐呵呵地跟摄政官你来我往得打着哑谜,在地星又多呆了半个月的时光把整个地星的情况大致摸了个底,这才心满意足地告辞离去。

摄政官自然是内心满是喜悦表面上依依不舍地送走了这尊大神。

“令主留步!”

赵云澜十分意外地在地星与海星的接口处被人拦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来人,却被那人手里的东西吸引了全部心神,怔愣在了原地。

“摄政大人命我将刀交给令主,请令主替黑袍大人好好保管。”

一把长刀,一只黑猫,三百年似乎也一晃而过,直到,再见到那人的那一天。

“这倒霉孩子,你家长呢!”赵云澜坐在地星某警察局的桌子上,一手撑着下巴看着对面当街飚异能的中二熊孩子。

“我没有家长。”熊孩子别过头去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赵云澜挑了挑眉,哟,还挺有骨气。正想顺势而下再诈唬几句,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一略有些急切的清朗男声。

“抱歉借过,我是那孩子的监护人。”

“沈校长,您又来了啊。”

熊孩子疑惑地看着眼前“腾”地一下坐直仿佛一瞬长出了脊梁骨的人。

赵云澜几乎什么都顾不得了,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门口,看着那人进来的方向,却在那人看过来的一瞬收敛了目光。

随着腰间共工长刀传来的共鸣,赵云澜的手无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他找到沈巍了。

他真的找到沈巍了。

对面的人穿着整整齐齐的长袖白衬衫和熨帖的西裤,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看起来又斯文又干净,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浓重的书卷气。

仿佛他在龙城大学第一眼见到他的样子。

“您好,我姓赵,赵云澜,先生贵姓?”赵云澜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压抑住眼底的情绪,他现在心中有的,除了几分喜悦和不知所措外满是心疼。

沈巍让他等了三百多年,再见他尚且如此失态,那沈巍那一万年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再见到他的时候又是怎样拼了命地才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沈巍垂下眼,露出了一个赵云澜所熟悉的微笑:“免贵姓沈,沈……”

“巍。”赵云澜轻轻张嘴,无声地将这个字与沈巍一同念了出来。

赵云澜看着眼前人似乎有些疑惑地看了他片刻,而后问道:“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赵云澜笑了:“我一见沈校长,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盾铁】【强行甜饼】Tony·Stark的五次打脸

无剧透,放心看●v●
看完复联3,觉得盾铁复婚有望_(:з」∠)_
感觉还是有两块小糖的,我妮掏出手机的时候,cap说“go home”的时候真的感动到爆好吗QAQ
他们都那么好QAQ
所以我打算发个糖,算是一点小期待
人设脑补全部来自mcu,ooc是我的,他们是彼此的(。・ω・。)ノ♡

——————————以下正文——————————

Tony·Stark的五次打脸

第一次,老爷子的东西我才不会继续╭(╯^╰)╮

当Howard的所有财产都转移到Tony户下,连公司的法人都变成Tony·Stark的时候,往日长年登在娱乐头版的花花公子终于登上了一次财经版。

“Stark先生,请问您继承了公司之后会有什么大幅度的改革吗?”

那人摘下墨镜漫不经心地给了记者一个镜头:“当然会,老爷子的东西不符合我的审美,那些有的没的科研项目会在近期停掉。”

转身进了早就停好的车的人完全不理会外面的新闻记者们因为这一句话所引起的轩然大波。

几年后,
再好的公司也总有些资金流转不通的时候。

“Tony,”Pepper抱着一摞报表走进了地下实验室,“最近资金链稍微有点紧张,你看看有什么可以暂停的项目。”

“特别是你父亲主导的这个南极项目,一直都没有什么收益。”Pepper指着平板上的一条给他看,“能不能先暂时停掉。”

Tony停下手里的工作,扭头看了一眼:“把我主持的项目先停几个吧,我父亲的……就留下吧。”

当然,几年之后,从那个项目里挖出了美国老冰棍就是后话了。

第二次,我才不会跟老冰棍相处愉快╭(╯^╰)╮

“我们家公司扔了那么多钱找到的就是这么个货吗?!”

Tony气冲冲地把自己扔在了沙发上。

“一个顽固不化的,活在上个世纪的,不过靠着一瓶小血清变成了所谓的超级英雄,说不定他连电脑都不知道怎么开!”

“居然还敢教训我,他真的以为他和我爸是一辈人,就有资格教训我了吗?真把自己当我叔叔了?!”

“Avengers assemble!”美国队长的声音响了起来。

Tony一边装备自己的战甲,一边毫不影响地翻了个白眼。

“Stark!”战斗结束后Steve拉住他,“你不能一直这样!”

如果不想动用热武器的话,Tony发现自己居然挣脱不开——下次要多装备一点战斗系统了。

手上力气一松,Steve发现Tony居然直接卸掉了手部装甲,那人一边飞远,一边冲他喊了一声:“麻烦把我的盔甲送到大楼,Captain~”

Steve:“……”

所以,事情是怎么发展成现在这样的?

他的实验室外面站着Steve,拥有这座大厦除他之外的最高权限,住在他旁边的房间,现在居然还可以打断伟大的正在工作的Tony·Stark带他去吃饭,或者是强制他一天喝咖啡的杯数。

Tony想不太通这个是怎么发生的,反正他已经习惯在每周的电影之夜,或者什么其他的party上坐在Steve身边,偶尔笑倒在Steve的身上,或者是随意地接过那人递来的任何东西。

甚至,未来学家Tony·Stark愿意陪一个上个世纪的老冰棍出去逛逛画展或者博物馆甚至是对于老冰棍而言目瞪口呆的科技馆(Tony:那根本就是给小孩子玩的好吗!),或者是坐在他Steve身边一点一点地把智能手机和电脑教给他用,明明可以让老贾直接找个视频教程的,但好像他们两个都没有想起来这件事。

“Tony,”Steve走了进来站在他身边,“去吃饭了。”

虽然依旧不太清楚是怎么发生的,但,感觉还不赖没错吧。

第三次,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

作为一个全美著名的花花公子,Tony·Stark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婚主义者,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

“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他说,“如果我只是需要一个孩子的话,会有数不清的人愿意给我生孩子,我为什么非要用一个证件绑住自己?”

Tony·Stark搂着怀里的嫩模,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你愿意给我生孩子吗?”

“当然。”怀里的人看着他红了脸,Tony笑着松开搂着她的手,站起身冲着场下的人喊道,“你们愿意给我生孩子吗?”

所以,他笑着摊开手:“我为什么要结婚呢?”

……

“Tony,”单膝跪在他面前的人穿着一身合身的西装,金色的头发被用心打理过,手中精致的戒指盒里面是一枚简约而美好的戒指。

烛光晚餐,音乐,花束,西装,果然是老派人的求婚场景。

“你愿意,嫁给我吗?”Steve用那双蓝得过分的眼睛认真地看着他,眼底满是真挚与爱意。

Tony·全美第一花花公子·Stark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他猛地别过头去躲开了Steve的目光。

这样的目光真的是,太过分了啊。

“Tony?”Steve突然有些慌乱,他以为他们已经足够……

Tony红着脸一把拿走他手里的戒指盒:“我跟你说Steve,你这个求婚真的烂爆了。”

“可是你的笑容告诉我,”Steve重新露出一个微笑,温柔地牵起他的手将戒指套在了无名指上,而后轻轻地吻了吻Tony的指尖, “你很喜欢。”

“给。”Tony偏过头掏出了什么塞进了Steve的手里,“带上这个,你以后就是Stark集团的所有品了。”

Steve将戒指带好,低头吻了吻他的唇:“我不是Stark集团的所有品,我是Tony·Stark的,他一个人的,永远。”

三天之后,
Tony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更闪瞎眼的是个人资料上更改了的——已婚。

第四次,我们一刀两断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坐在神盾局的飞机上,Natasha看着Tony欲言又止。

脱下盔甲的Tony·Stark脸色苍白,显得无比脆弱,他注意到了Natasha的目光,冲她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事Nat,别露出这种我快要死了的表情,我已经做过手术了你忘了吗。”

那是个足够温和平静的笑容,却不是Tony·Stark的笑容,他应该一直是自信而意气风发的样子,哪怕是在最狼狈的时候。

Tony脚下的盾牌和胸口的反应堆都明明确确地昭示了他这一身伤到底是怎么来的,还有那枚从带上开始就没有摘下的戒指也不知所踪。

身经百战的女间谍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做错了什么吗?

……

Banner博士回来了,同时也带回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cap他们呢?出外勤了?”Bruce问道,还没缓过神来的博士并没有发现Tony左手干干净净的无名指。

Tony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瞬:“……你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

“如果你想找他的话,这个给你。”Tony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翻盖手机递给Bruce,博士这才发现Tony摘下了戒指的左手。

“你们……”Bruce震惊地看着他,“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一刀两断了而已。”Tony不在意地耸耸肩,“就是断的好像还不够彻底。”

……

“Tony!!”

Tony的战甲被灭霸扯去了大半,几乎是以肉体凡胎的姿态站在战场上,哪怕是一颗子弹都能轻而易举地要了他的命。

一个熟悉的声音和身影出现在身边,Tony被一把拉住护在了身后,眼前是一块不太眼熟的——瓜子?和一张被胡子盖住差点没认出来的侧脸。

“你怎么会在这儿?”Tony一边召唤新的战甲,一边随口问道。

“这么危险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Steve扭头看着他,表情就像是很早之前战斗结束的时候,Steve拉着他跟他说让他们是一个集体,不需要每次都用同归于尽来保护别人取得胜利,他应该保护好自己。

明明是严厉的语气,眼底却满是心疼与后怕,自那之后,Tony也慢慢改掉了激进的攻击方式,不过,那已经是西伯利亚之前的事情了。

“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新的装甲覆盖在身上,遮住了那张想念中的脸,“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你婚姻一栏写的是丧偶,既然我没死,我就还是你的丈夫。”

“哦,那我回去就改。”Tony话毕启动了脚下的推进器,飞向了天空。

第五次,我才不会原谅Steve呢╭(╯^╰)╮

Tony被打脸了吗?

嗯,反正某人左手上又出现了闪瞎眼的戒指。

怎么说呢,有人说我铁人爸爸蹭美队的热度,说我们不要再吹桃总是妮妮迷弟啥的╮(╯_╰)╭好好好,都是我们吹出来的,字幕都是我们P的╮(╯_╰)╭

蹲在复联门口蹭WiFi:

(刚刚忘了发这个,差点引起误会)

就是这个人起的头,快找他算账

【言白】史密斯,不,言白夫妇(二)

果然越写越长了,飞飞怎么能这么可爱,这大概是一章言白没怎么出场的言白,我反正越写越随缘了,大家跟我一起佛系着看吧😂

反正就是关注喜欢不如评论啊大佬们,可以提要求可以调戏lo主啊,还可以加速更文速度啊。不考虑一下吗?毕竟我这么可爱●v●

—————————以下正文———————————

原本这二位到这里似乎就没有什么交集了,但或许是有缘(白警官:是孽缘!),或许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李泽言:魏谦,想办法给我搞到一个事件的关键证人,让警局白队来保护我)。

总之在几天之后白起就收到了一个保护关键证人的任务,而这位关键证人,恰恰就是李泽言。

于是白警官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开始了跟李总同居的日子。

虽然在三个月里白警官忍住没有打死李泽言这事并不算太奇怪,毕竟李总虽然嘴是毒了点,但是李总有钱啊,李总长得好看啊,李总饭做的好吃啊,李总喜欢飞飞啊(是不是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但三个月之后他们二位一步到位地去了民政局领证这件事还是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

哦,对了,除了许教授。

背着白起和李泽言,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打了个赌,有赌一年两年甚至不可能的,只有许教授笑眯眯地押了个半年之内,结!婚!

大家看着赚了个盆盈钵满的许教授,深刻地感受到了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

“什么?!白哥你没搞错吧,你要跟谁结婚?”韩野接到电话的时候基本觉得这是悠然的恶搞电话。

开什么玩笑,他钢铁直男的白哥怎么可能跟个男的结婚,更何况是白哥三不五时就要吐槽一回不如打死的李泽言。

等等,三不五时就要吐槽一回不如打死的李泽言?

他白哥什么时候打人之前有预告了,而且这么久还没动手,而且他白哥什么时候对别人这么上心,每天挂在嘴边了。

韩野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同时还被塞了一口非常大的狗粮。

至于悠然小姐,自然是被塞了两口狗粮,白起叫她陪他去挑戒指,李泽言让她带一队人来拍婚礼的纪念视频。

“李泽言,你是怎么追到我学长的?”悠然小姐非常好奇,毕竟想吃cp很久的她赌了一年能成。

“我喜欢他。”李泽言沉吟了片刻回复道,“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和他在一起。”

悠然:“……”虽然被塞了一嘴狗粮但是这种幸福感是怎么回事。

悠然小姐姐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登陆小号开始码字,毕竟是正主的糖,就是比同人甜。

比起被塞狗粮不自知的韩野,和偶尔被塞两口狗粮还能自动产粮的悠然,快被闪出工伤的魏·大内总管·谦就苦逼多了。

总裁你虽然婚礼快办了,但是你这样每天面无表情但是浑身冒粉红泡泡和男士香水都遮不住的恋爱的酸臭味让您整个人都ooc了您造吗?!您这样会脱粉的!

他们总裁还从原来的工作狂魔变成了现在的没事就翘班,于是魏谦在工伤之外还加剧了工作压力,简直生无可恋。

【点梗】【占tag致歉】

我突然发现……50粉点梗没写……100粉点梗没写(不,我根本没写点梗楼)……150粉点梗没写……

所以我,以欧气的名义起誓,我开学前至少补完一半!

各位大大们,点梗吧~

游戏的话:梦间集和恋与耽美乙女向都可以

动漫的话:尊礼和露中是本命cp,aph混搭基本随意吃(极东菊湾除外),剩下杂七杂八也看了不少可以随意点~

目前蹲在欧美圈:盾铁和AL是本命,虫绿锤基啥的也吃到飞起~

然后本人钟爱史向cp,特别是三国乱炖什么的

总而言之,欢迎点梗(要是没人会很丢脸的Orz),给我卖安利也很欢迎,就算被拉进冷圈我也不会怪你的(毕竟总是错过热圈子的我)

各位太太们,我想告诉你们,更新改非
这估计是情人节对单身狗仅存的的善意了吧(〃∇〃)

【言白】伪·怀孕

被编辑催稿催到死我居然还顺手摸了个言白一定是真爱了,不是abo设定飞飞也也没有怀孕,就是个撒糖段子而已,应该不会撞梗吧

设定用了一点之前的言白夫妇文,其实也不影响阅读~


———————————正文———————————
大概是冰啤酒外加垃圾食品的组合凉了胃,白警官回家后总觉得胃口翻腾得厉害。

回家的李总闻言皱了皱眉,本想叫医生却被白起拦住了:“多大点事,叫什么医生,我最多就是吃坏了。”

李泽言想了想打算看看再说,于是先给白起拿了个暖水袋,又去厨房熬上了一锅暖胃的粥,才坐回白起身边把人圈进怀里。

“你多大人了,怎么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李泽言低声道,刚准备给白起揉揉胃的手却一顿,觉得手下的触感出了点问题。

白起的腹部一向平坦,不止平坦还有八块腹肌,这几日两人都忙于工作也有半月未曾亲密过,他竟然刚刚发觉白起的小腹居然微微凸了起来,再连上刚才反胃的样子……

李总突然有了一个不太好,不,简直是非常棒的联想。

“咳,白起你不会是……”

白警官一脸茫然地抬起头:“不会是什么?”

“……怀孕了吧。”

“你脑子今天被风吹傻了吧李泽言!”要不是被他圈在怀里,白警官可能已经跳起来了。

他堂堂一个人民警察外加秘密特工居然因为伙食太好被养没了腹肌已经是一件非常难以接受的事情了,李泽言你作为罪魁祸首居然敢说我怀孕?

“李泽言你是不是想上天?!我可以帮你啊!”

李泽言由扑面而来差点把刘海吹上去的风感受到了白起的怒气,赶紧安抚地替人揉了揉肚子,揉到白警官消气为止。

是夜,两人躺在床上,暖黄灯光下气氛缱绻,李泽言吻着白起唇角,低声道:“既然没有,我们就再努力努力。”

“李泽言你……唔!”

后半句话被吞吃入腹,同时被吞吃入腹的还有招人疼的白警官。

唔……这么大的运动量,白警官的孩子和腹肌至少有一个能回来了。

不算情话的情话

搬家的时候收拾东西,翻出了一个信封,三年前的一时兴起,写了一封信给以后的自己。

想去的地方还没有来得及去成,
想上的大学也没有努力考上,
几近一事无成,但幸运的是我还算年轻,仍有大把光阴去改变什么,但最后一条,我却真的无能为力。

那时的我说,你一定还跟他在一起吧,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都能想起自己写下这句话时嘴角抿起的笑意,但事实却是,我们分手了。

没什么好埋怨的,就是分手了而已,就是在当年还什么都不懂的时候计划的所有东西都从理想变成了妄想。

我们想办一场传统的婚礼穿上汉服,我们想去希腊度蜜月,看看爱琴海和帕台农神庙,我们想买一个不大的房子养一只波斯猫,我们想要两个孩子,哥哥和妹妹。

我还记得那年冬天你掌心的温度,我还记得路灯下你耳根通红,我还记得你攒了半年的钱买了一个戒指,我还记得你说分手时电话里细密的电流声。

我知道你不在lofter里,我知道你不会看到,其实我们都放下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错过了什么。

【言白】史密斯夫妇,不,言白夫妇(上)

把之前的脑洞写出来了,我觉得上中下可能已经满足不了我了,这种中篇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飞飞和李总真的是非常可爱,可能有ooc╮(╯_╰)╭

设定什么的没怎么变稍微加了点东西,本来想让飞飞送外卖的,后来觉得看起来怪怪的,要不下次写一个开店老板和外卖小哥的爱恨情仇?【噗~
 
 
————————以下正文—————————
“我居然会跟你来这种地方。”白起无奈地扶额,“不,我应该说,你居然会来这种地方,我可能真的不懂你了李泽言。”

李泽言从牙缝中冷冷地咬出几个字:“我回去就辞了魏谦。”(魏·大内总管·谦:反正安排好了是老板的,安排不好都是我的,习惯就好╮(╯_╰)╭)

“请问你们结婚多久了?”对面被无视了许久的咨询师已经快要维持不住职业素养的微笑,终于开了口。

你们这么旁若无人眉目传情,真的需要婚姻咨询吗?!!

“五年?”白起偏头看了一眼李泽言。

“是五年零三个月,”李泽言下意识地伸手揉了一把白起的头发,“笨蛋。”

“嗯,”咨询师点了点头,并且深刻地觉得这两个人果断是来送钱的,“那么,一到十,请给您的婚姻打个分。”

这一次,两个人都沉默了许久,视线对上却又马上分开,各自偏过了头去。

“八分。”

异口同声的答案。

咨询师低头记下了什么:“下一个问题,请给你们性/行/为的次数和品质打一个分。”

左边那位栗色头发的先生把明显红了起来的脸偏了过去:“咳,我可以拒绝回答吗?”

“八分。六分次数,十分品质。”右边那位黑发的看着十分淡定,一看就是攻,咳,我的职业素养。

白起猛然回头看着李泽言,想说什么又猛然住了口。

咨询师想继续问,李泽言抬手示意稍等,半晌,白起低声问了一句:“……是我太忙了吗?”

如果在他们刚结婚的时候有人跟他说他们会来做什么婚姻咨询,白起估计会直接翻个白眼说:“不好意思啊,我这辈子没有离婚的打算。”

时至如今,不过五年时光,虽然不至于走到最后一步,却已然觉得疲惫,没有争吵,他们的情真意切却仿佛被磨灭成了空虚。

“请问您在婚姻中诚实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李泽言下意识地握紧了扶手,又在下一秒若无其事地松开了手。

“不,我不诚实。”

李泽言有些讶异地扭头看向白起,隔着垂下的刘海,白起的眼神刻意避开了他。

看着气氛发展的方向似乎有些不对,咨询师迅速抛出了下一个问题“请形容一下你们的初遇吧。”

……

六年前,
李泽言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西装革履衣香鬓影,脸上带着微笑的人藏在身后的手中握着刀子,有意无意凑到身边的人是昂贵的香水味也遮不住的野心。

他向来不喜欢这样虚伪的所谓交谊,呵,说是交易更合适一些吧,但既然坐到了这个位置,总有些东西是逃不掉的。

比起这个,他今天倒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李泽言端起一杯酒,不经意地观察着坐在角落里的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身合身的白色西装,年轻的容貌吸引了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富家小姐,浅色的头发和虹膜中和了他身上过于锋利的气质,显得有些柔和。

这人明显不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也不是来找一个向上爬的机会,那么……他究竟是来干什么的呢?

好奇心大多数情况下不是个好东西,但是这个人,从长相到气质,都让他非常感兴趣,于是,李泽言抬步向着他的方向走去。

白起自认为自己已经足够低调了,坐的位置也足够偏僻,但对于自己身边前来搭讪的女孩子他是真的毫无办法,他还有事情,冷脸挡不住这些女孩子的热情,再过分的举动他也做不出来。

白起十分头疼,不行,必须找个脱身的方法。

“这位先生。”白起正好看到了朝着他走来的李泽言。

李大总裁屈尊降贵地点了点头:“有什么事情吗?”

“请你帮个忙。”白起起身向着李泽言的方向走去。

几个少女本来还想说什么,看着李泽言也只好止了步。

“你有什么……”两人走出人群,李泽言正打算问点什么,后半句话就被一声枪响打断了,李泽言猛地回头,却被身旁人手劲极大地一把拉住。

白起把李泽言扯到一个死角,快速道:“呆在这里,不要动!”

转身想回人群的白起左手却被人拉住,接着整个人按进了那人怀里,李泽言低声喝道:“你过去送死吗?”

“我是警察!”白起挣了一下发现那人力气大得出乎他的意料,便也不再挣扎,只抬手一枪打爆了中央的水晶灯,黑暗虽然让人群更加混乱,但短时间内的爆盲至少能保证人群的安全,“而且有枪。”

李泽言闻言松开了手,任由白警官冲回被他的同事们安抚住的人群。

白起目标明确地直接制住了一个人,余下的昏暗边灯下那人的动作简洁有力,李泽言静静看着他的身影,而后情不自禁地回味了刚才怀抱里一瞬的温度。

也许一见钟情,并不是那些少女喜欢的文字里的陈词滥调。

白起将杀手按在地上,一手掏出手铐将人扣了个结实:“你有几个同伙?”

杀手扭回头冲他咧嘴一笑,白起一怔,远处传来同事的声音:“小心!”

而后下一秒他就被人按在了地上,那人甚至还细心地将手垫在了他脑后,白起的头靠在那人颈窝,甚至闻到了他身上浅浅的红酒味道。

“你……”白起张了张嘴,“……谢谢。”

“不客气,”李泽言起身,“警察也这么不小心吗,下次就没人救你了。”

白起:“……”想打人,但是这个人刚救了我……还是想打人。

所以说,这两个人最后居然能终成眷属,实在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

其实是因为白警官掌握了画外音技能吧。

比如:
警察也这么不小心吗,下次就没人救你了=警察这个职业很危险,我不在你自己要小心

在混乱中,白起没有注意到子弹在空中一瞬的停顿,李泽言也没有注意到子弹打歪的角度。

【言白】一个脑洞

不太清楚有没有人写过,主要是昨天重看了史密斯夫妇,忍不住脑补了一下怼怼和飞飞。

两个人都是特警(类似于特工那种啦),然后明面上各有各的身份,互相不知道对方身份,然后结婚好几年才发现什么的,就觉得非常可爱了。

那么李总是总裁,飞飞不做警察干什么呢?